我认识陈坚是从他的画开始。他作品中深厚的功力、热烈的情绪、丰富的想象构成了他艺术与人格的双重奏。由此我确信陈坚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也是一位仗义的朋友。

说他是仗义的朋友,是因为他一旦认可,就执着、就信认、就投入。他对塔吉克人的钟情,十多年始终如一去新疆与他们交心,体悟由特定的地理环境而塑造出的倔强与雄健的美,真纯与灿烂的美。表现少数民族地区的作品大多数流于对服饰的绚丽和对风俗场景的描绘,深刻揭示蕴藏于形象内在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往往鲜见。这需要以真情和时期投入,需要与被刻划被表现的对象交流,尤是对综合性社会文化、地域风貌进行研究、对种族的进化发展探讨,这样便了解了民族的性格。下笔会稳、会准;表现富感、富情;境界致高、致远。陈坚

以庄重的形象,平稳的构图和清新的色调描绘塔吉克人物的精神,时出新意。透过维妙维肖的刻划让我们感知到温度,温度构成了外物与自身之间最空灵的分界线,最细腻的感知,温度代表着生命,活力。对于艺术品而言,除了形态、材质和主题的不同外,还有一个隐在绘画概念下的“温度”。它并非体能用温度计测出的摄氏系数,而是某种混杂了的心理因素,个人体验的感知,陈坚作品的体温,一边极为私人化,充斥创作者本人的风格,同时又打上时代的烙痕。

陈坚善于把原野山川的地貌同阴晴风雨的现象结合起来,以主观情绪描写大自然的喜、怒、哀、乐在相当程度上得力于借渲染风景而造就的既神秘而充满戏剧性的浪漫主义效果。光影起伏、从容叙事、铿锵和鸣、表现完美而富于创造性,在他笔下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陈坚纯粹的技和艺率真表现,精微而致广大,尤其可贵的是他的坚守和自信,他之能够以严谨的写实手法创造出离奇虚幻之境,既得力于坚实造型,又吸收借鉴浪漫主义。

陈坚出生于青島,大海之子,大海性情,大海的气度!这也注定他以海为母题的作品具有超越性。他在以塔吉克人为表现对象与以海为表现素材的互动中获得人与自然的思考,从而升华自己的人生和艺术的境界。

 

 吴为山      

     20153月于中国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