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赐先生是20世纪中国杰出的油画家、著名美术教育家。其油画作品堪称现当代中国美术中西融汇的成功探索。

苏先生以静物与风景探求“西方的缤纷、东方的空灵”。他创造了一种诗意弥漫、文情荡漾、境界高渺、韵味悠长的中国气象的油画。这是乐观与壮阔的文化生命意象。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中,苏先生隐居郊外,在杨柳、飞燕与烂漫山花间,他找到了八大山人、徐文长与柯罗、莫奈的对话,作品更趋简洁和意象、甚至抽象。他流露出的是谨严、慎重而又自然舒朗的形式表现,更为接近纯粹精神、纯粹形式。他获得了艺术形式与艺术灵魂的对应,从眼中诗境到心灵意象到精神与形式的同化,超乎想象、超越自我,达到了化境。回顾他的人物画,每个年代的肖像都印上时代审美的记痕,反映了生活基础与意识形态及文艺方针的关系。准确地说看到苏先生画的肖像,就能读出时代。他的《黑衣少女》犹如从敦煌壁画中走出,温润、简括的几何形构成印证了西方现代主义流入中国不久便神遇东方古代造物的智慧。那手的造型非佛、非供养人,诗性的浪漫成就了形的象征意义。我也喜欢他为诗人臧云远所作的肖像。这张画对神形的刻画达到了微妙之至。往往表现浪漫而少深沉,表现飘逸而缺厚重,刻画细微而乏主观表现,恰恰苏先生的这幅《诗的沉醉———臧云远像》将一切矛盾、一切冲突有机融入了富有意境也极具表现力的氛围中。作为一代艺术大师,苏天赐先生的艺术与他所处时代的关系,他的凌逾客观万象之外而直取心灵的艺术真性,他的化东西方、融古今于一体而成心象的艺术悟性,他的融个人情感与东方情韵、人类情怀的艺术灵性,对当今有着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

苏天赐先生在近现代中国油画史中的地位及其文化价值,会随着当今以及未来越来越强调的“中国精神”而愈显其艺术的光亮,苏先生的价值会被人们逐渐认识,并将对后世产生深刻而悠远的影响。

苏天赐先生生前曾表示自己的艺术属于国家和人民,2008年,在他逝世两周年之际,他的夫人凌环如老师携全家子女将苏先生的一批油画代表作及水彩、素描作品捐赠给国家,由中国美术馆永久珍藏,苏先生及其家属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令人钦佩。在这莺飞草长的早春时节,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览让我们重温苏天赐先生的艺术,这些充满东方诗意的作品,仿佛把我们带到春风又绿的江南岸……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5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