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龙君的文化情怀

 

 

      最近,朱君奕龙先生要出版一本藏印集,我不禁感慨万端,这位极具人文理想的实业家,侨界翘楚,有许多令人敬佩的故事。

    我与他相识于香港,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们共同参加中央统战部组织的知名人士班访问香港。奕龙君谦和、儒雅的风范引起我的观察和关注,也许因为我从事肖像艺术创作,习惯了“看相”的缘故,短短十几天,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奕龙君出生于浙江青田,大学毕业后去欧洲创业,国家西部建设的召唤使他放弃国外优厚的条件到宁夏银川开创新的人生道路,以一个爱国华侨的赤子之心实践他人生的理想。当然,令我钦佩的不仅在于他的实业,更在于他对文化艺术的倾心倾情、对文化事业真诚的支持。当今谈文化者多,而“叶公好龙”者尤多。真文化者必深入文化之本质,尊崇文化之主体,为文化之化人而竭力推动。于此诸方面,奕龙君确有过人之处。

    一者,藏于右任书法数百余幅,成立于右任书法艺术研究院。书法为中国文化核心之核心,其形式创造因人们认识之发展及社会文化之进步而嬗变,是审美与精神之轨迹。弈龙兄深悟此道,遍迹中华大地,探寻于髯之真迹并以其深厚传统和自创草书的革新精神为文化经典,广纳贤才展开对于髯公的精神探讨。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于全国政协举办《于右任书法展》博得众名士之赞誉,沈鹏先生兴之所至,欣然题展名且亲赴展场细细品鉴,得出“苦劳其心真迹可珍也”,弘于髯之草法,友天下之贤达,扬华夏之文化。此举文动京城,声远海外。2012年我与奕龙同访宝岛台湾,尚有不少业界人士提及此举,并尤加褒奖。

    二者,藏石万方,邀名家篆刻,广结文缘。奕龙兄家乡青田,人杰地灵,玉润一般的青田石成为这片沃土的奇珍异宝。石头一经赋予文化的意蕴,便充满灵性。奕龙君以石为友,熟谙其性,藏形态大小奇异之石逾万方,如数家珍,乐道其美。常于情动之际择石数方,邀约当代之名家以哲辞美文而篆,奇石妙句辅之高手神刻,构成天合杰作。“君子不独乐”,奕龙或将之惠赠友人,或展示于其艺术馆供众人之赏,其文辞因时因地而自撰,诗意盎然,体现了其对祖国文化深厚的热爱。小小方寸,包含了其博大胸襟。许多篆刻大家如:韩天衡、祝遂之、余正等等与奕龙君交往甚密,以文心而结缘,扩大了中华文化在海内外之影响力。

    三者,为友天下名士,四海之内皆兄弟。奕龙君以真诚为本,以文化为媒广结名士,在侨界深得众人称誉。在香港中文大学,当九十六岁高龄的文化大师饶宗颐与奕龙君交谈之后,深为其热血奔涌的中国文化之情所动,对其支持文化事业的义举深为钦佩,当即书写“人中龙”以赠。并紧紧握住其手,深情地说:“中华文化之传播靠你们这样的中坚力量啊!

    人中龙,是评价,更是鼓舞,诉说了一代儒者对文化薪火相传的殷殷之情。那苍劲的字体,接天接地,气韵非凡。

    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科学大师杨振宁对这位在侨界担任领导工作的实业家、文化人也是寄于无限的期望。他从奕龙君收藏的范围,于右任书法、青田石、名印、秦砖汉瓦等,从奕龙君在宁夏,在北京建设艺术陈列馆且慷慨捐助艺术事业,读得了奕龙君的中国心,他勉励奕龙,更广泛团结海内外华人,共同建构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近日,奕龙君将所藏篆刻印章积集出版,他尊重艺术家的劳动,将艺术收藏与展览、艺术收藏与艺术创作、艺术收藏与出版发行相结合,形成良性循环。使艺术家的创作成果能及时为社会所欣赏。

    一般地说,收藏对艺术家而言是喜事,但往往也“残酷”,因为有些好的作品一旦被收藏就意味着进入“冷宫”,甚至一个世纪之后才有可能与世见面。因此,通过出版与展览沟通了艺术家与群众之间的交流。奕龙君非“叶公”,他是“真好龙者”。

    中国近三十多年的伟大社会实践,为许多创业者提供了宽广的平台,实业的,文化的,科学的……也有许多杰出人士在这平台上展示了自己的风采,实现了价值。智者、仁者则回报于社会,报答以文化。

    我欣赏奕龙,我赞美奕龙,因为对待祖国,对待文化,对待人民,对待朋友,他有一颗真诚的赤子之心,这颗心凝聚了他的文化情怀。

吴为山
二零一三年一月于中国雕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