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记载了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历程,也是培养美术家的摇篮。1976年,全国恢复五大刊物,《美术》是其中之一。青少年时期的我,省下所有零花钱订了《美术》。在乡镇中学读书,每个月最期待的就是从北京东四八条寄来的《美术》,在每期发表的作品中找到临摹的范本,并且“认识”了很多美术家。至今,那些仍然影响我艺术思想和创作的名作都是来自于《美术》。我14岁开始向《美术》投稿,1988年第一次发表我的美术评论文章,2000年第10期“青年美术家栏目”介绍我的雕塑作品。2008年又以十多个版面全面介绍我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雕》,在我发展的不同阶段,都能从《美术》获得了自信与激励。美术界的同仁特别是中青年美术家都有同样的体会,正是在这种激励中,一代又一代的美术家成长起来。

    今天,随着国力的不断强盛,文艺繁荣,《美术》作为大国文化的传播媒体之一,应成为中国美术界与世界美术界对话的平台。我们让中华文化“走出去”,为构建一个多极多元、和而不同、和谐共处的文明世界做出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贡献。《美术》有数万美术家的作者群,其背景是改革开放30来取得辉煌成就的中国社会,当充满自信地办好《美术》海外版,聘请海外编委与海外观察员,精选文章、作品以不同的版本向国际社会推出中国的当代美术和优秀的传统美术,在国际交流和平等对话中进一步明确文化身份,找到未来发展的方向,使《美术》成为“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世界性刊物。

 

(本文系在纪念《美术》创刊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题目为本人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