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于髯翁像感怀

 

吴为山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之际,吾友朱奕龙君于人民政协礼堂展其历数年之功,收藏之于右任百幅书法精品,气象浑穆,文意高古,风姿卓然。字为心画也,上世纪四十年 代,吾祖二适先生与于髯翁过往甚密,诗书唱和,结下翰墨之缘,诚为文坛佳事。故吾以文化之情,历半载之辛劳塑于髯尊像。苍茫浑厚,意象万千。其目深邃而迥 然,风骨铮铮,古韵流芳。

乃作诗为记也。

 

其一

 执杖凌高崖,放歌颂风雅。

 望我故乡兮,三原忆晚霞。

 

 其二 

笔落走龙蛇,书中气韵佳。

于髯定草法,意象更无涯。 

 

其三

苍润圆厚浑,字字皆通神。

展卷入妙境,助我塑诗魂。

 

    壬辰新春再仰于髯尊像,情动于衷,挥毫落纸记之。

                                              

 

        

 

 

 

 

塑潘天寿先生像日记

 

吾少时学画多观天寿先生之作,且读《听天阁画谈随笔》。

潘翁线韵中之骨力以及其造型之奇险,格局宏阔,开合大度。点苔之处,力俱千钧。墨涵大千宇宙,万般沉雄而空灵。此中国绘画何以写天写人之故也。八大遗风,造化再造。

辛卯之春,潘公凯先生嘱余为天寿大师造像,与吴昌硕、黄宾虹同在三公苑,立于西子之畔,实佳缘非浅矣。

诗云:

其一

静坐观妙山花漫,胸罗层云卷巨澜。

铁线横空其骨强,而此众生仰寿颜。

 

其二,

雁荡石涧水流闲,雷头婆峰五色灿。

画谈随笔听天阁,丹青水墨留史赞。

 

     夜寂无譁,念画坛前贤,笔如神助也。

 

                                                                                                                                                          为山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