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杰地灵 群星璀璨 愿无锡造就更多的杰出人才 凤凰出版社出版《岁月如风》

郁家树

 

 

放在您面前的这部《无锡人杰》,记载的是无锡地区(含江阴、宜兴)历史上建伟烈丰功、怀厚泽深仁的杰出人才。无锡数千年人文史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光辉闪耀。

这些人杰“根深、魂纯、功高”,他们深深扎根于江南的灵山秀水,颖脱于中华博大的文化传统。他们时时魂系国家民族的兴衰大业,并以其奠基性、开创性、突破性的贡献,高筑起一个个文明演进的历史性标志,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历史真正的惟一的价值是教育公众。它可以陶冶心智,孕育热情,提供镜鉴,成为后人重要的思想源泉。而对以往时代杰出人物的展示,在历史的教育作用中可称是最重要的一种作用。因此,研究无锡人杰的成长环境、成才道路,传颂他们的创新业绩、历史贡献,对于宣传无锡、激励市民、教育后代、继往开来,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

 

一

 

无锡古代属吴中地区,历来负“人杰地灵”之盛名。纵观数千年来无锡人才之杰,有三大显著特点。

一是无锡人杰基础的深厚性。从时间上看,从商末江南文明的远祖至德泰伯,到不久前逝世的卓越的国家领导人荣毅仁、两院院士王选,三千多年来“世所公认、世人皆知”的杰出人才延绵不绝。从空间上看,无锡人文荟萃,人才高度密集。举世闻名的丹青大师,就有晋代的顾恺之,元代的倪云林,明代的王绂,近现代的徐悲鸿、尹瘦石、钱松喦、程及等。至于其他才俊之士,更成汪洋之势。

二是无锡人杰涌现的群体性。这种群体性可表现为兄弟群体(江阴的刘半农、刘天华等兄弟三杰,无锡的顾毓琇兄弟四博士等),父子群体(近代物理学家徐寿、徐建寅父子等)、家族群体(中国民族工商业首户荣氏家族等),也可表现为区域群体(宜兴为著名的教授之乡,无锡为工商管理人才之乡)、专业群体(以唐文治、钱穆、钱基博、钱钟书为代表的国学家群体,以陈翰笙、孙冶方、薛暮桥为代表的经济学家群体……),真可谓群彦竞雄、群星璀璨,盛极一时。

三是无锡人杰辈出的超越性。这种超越性突出地表现在后人与前人相比,形成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的“今胜昔”发展趋势。入选本书的传主,近代多于古代,现代又多于近代。更新和超越是人类发展的一个持续不断的方向。无锡人杰凸现了这一逻辑,他们长于学习,善于创造,勇于后来居上,敢于超越强者。在至德泰伯的影响下,无锡人杰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往往表现出宽容、谦和的美德,但在事业开拓上则当仁不让,敢为天下先。例如在科技领域中,明代著名的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考察喀斯特地貌的时间比欧洲人要早二百多年。中国近代科技先驱,中国科学院公认的有三人:徐寿、华蘅芳、李善兰,前两位就是无锡人。在现代科技队伍中,无锡籍科学家、发明家创业创新的力度更高、影响更大。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培源、著名物理学家钱伟长、“两弹一星”功臣姚桐斌、美国太空衣发明者唐鑫源、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等都有独创性的贡献。“当代毕昇”王选院士开创的汉字印刷技术革命,在20世纪我国重大工程技术成就榜单中以第二位的排名载入史册,王选也因此而荣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二

 

无锡人杰辈出,是与吴中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灵”环境紧密相联的。正如唐代诗人韦应物以深刻的洞见、洗练的语言所描绘的:“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这种不仅财赋强而且文史盛的“地灵”环境,是无锡人才辈出、群彦汪洋的重要条件,它包括了自然地理环境与社会人文环境两个方面。

从自然地理环境来看,无锡既是钟灵毓秀的山水胜地,又有通江达海的便利区位。这里有风光绮丽的太湖,云起涛生,气象万千;有穿城而过的运河,垂柳拂水,商铺林立;有郁郁葱葱的锡山惠山,二泉映月,寄畅清韵;宜兴依山而襟三省,有竹的海洋、洞的奇观、陶的古都;江阴临江而控南北,有大桥飞架、鹅鼻胜景、霞客故里。明山秀水的自然禀赋,熏陶了江南的才子佳人;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孕育了千年的农耕文明。更重要的是无锡地处东部沿海,长三角龙颈,大运河通江达海,三万六千顷太湖包孕吴越,是南北文化的交汇处、东西文明的撞击地。这一便利区位,适于多元文化的传播交流,造成无锡人杰虚怀若谷、广纳百川的胸襟和善于开放吸纳、融合创新的品格。

从社会人文环境来看,无锡历史上不仅是经济繁华的财赋强邑,更是尚德重教的文史盛地。无锡作为“句吴国”长达六百余年的建都之地,历代开发,至唐成为财赋强邑,如韩愈所说的“今赋出天下,江南十之九”;南宋时期,更有“锡常熟,天下足”的美誉,包括无锡县在内的苏州府下辖七县,即以仅占全国1%的田亩,承担起11%的赋税和1/4以上的军粮、俸禄。仓廪足,然后知荣辱;财赋强,方能兴文教。早在北宋时期,无锡就设立县学,作为培养人才的官办学校。民办书院也日益兴盛,宋人杨时办的东林书院、明人邵宝办的二泉书院,都非常有名。清末民初,一批有名的工商业主,主张“兴学育才”,各种新式学堂如雨后春笋般兴办起来。无锡国学专修馆、江南大学,汇聚了唐文治、钱基博、钱穆、巨赞等诸多出类拔萃的国学大师,他们开课讲授,培养出一大批经济管理与文史哲人才。再加上自清末以来一批又一批的出国留学人才,使近代中国出现了“无锡不成厂”、“无宜不成校”的奇特现象。

 

三

 

地灵出人杰,时势造英雄,这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片面强调这一个方面,认为人只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就会掩盖事物的另一面: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的,而教育者本人也一定是受教育的。正是在社会的实践变革活动中,才推进了“人杰”与“地灵”辩证的双向互动,实现了“地灵孕人杰,人杰显地灵”的良性循环,促成了无锡历史上的三次人才高峰。

江南水乡远古之时并不是钟灵毓秀的“大藩地”,曾被史家称为“断发文身”的“荆蛮”之地。泰伯奔吴,带来了黄河流域先进的农耕技术,率领先民开渎理水,建都梅里,才使这里成为集周文化与夷、荆、越土著文化精华的吴文化的发祥地。魏晋、两宋年间的中原战乱,又迫使大批北人南移,使这里“生齿渐繁,农事渐举”。正是这样经历了几次南北文化的交汇和一千多年的开发,中国的经济文化重地才从北方转移到南方,无锡才成为有名的江南鱼米之乡、人文荟萃之地。再加上中国封建社会后期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萌芽,无锡地区终于在明清时期迎来了第一次人才高峰。其突出标志是晚明的无锡东林书院成为全国政治、学术的评议中心以及以徐霞客、计六奇、顾祖禹、徐寿、华蘅芳等为代表的诸多科学文化大家的出现。

历史演进至清末民初,在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的撞击中,无锡虽为一个县邑,但本地的有识之士抓住了发展工业文明的历史机遇,迅速崛起六大工业集团,使无锡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祥地之一,经济总量也跃居全国城市的第三,荣宗敬、荣德生、李金镛、杨艺芳、杨藕芳、周舜卿、祝大椿、薛南溟、薛寿萱、唐星海、君远、薛福基等一批近代企业家不仅致力于自己企业的发展,并且在爱国救亡运动与社会进步思潮的影响下,将崇尚德性的儒家文化与高扬理性的西方文化融于一炉,奉行“以德经商、人为为人”的管理思想,创造出富有个性的“锡商文化”。他们坚持“实业救国”、“造福桑梓”的进步理念,积极兴办文化教育和各种社会事业,营造“小上海、”“大无锡”的新格局,大力推动无锡城市近代化的进程,为各类人才的成长创造了更好的外部环境。此时的无锡,在造就一大批实业巨子的同时,在政治、经济、科学、教育、文学等领域,也涌现出一批引领潮流、学贯中西的大师级人物,他们当中有唐文治、钱穆、顾毓琇、刘半农、刘天华、徐悲鸿等人,形成了无锡历史上第二次群星璀璨的人才高峰。

建国以来,特别是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后,无锡这座拥有千年文明、百年繁华的城市又一次领时代风气之先,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20世纪80年代,这里成为中国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发祥地;90年代,这里形成对外开放的外资高地;进入21世纪,它又成为全国十大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跻身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前八强,并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如“城市中国”组委会所评价的:这里诞生过中国最早的民族工商业、中国最早的乡镇企业,从“苏南模式”到“外资高地”,这座城市始终在用行动表达这里不仅“盛产”风景、“盛产”院士,也“盛产”财富的奇迹。无锡在更高的实践层面上展开了“人杰”与“地灵”的双向互动、良性循环,因而,第三次人才高峰的浪潮更为壮观。这一次人才高峰从其广度、深度、高度而言,为当代中国乃至全球瞩目。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平均每100万人中才拥有一位,无锡则高达平均每6万人中就产生一位,居于国内同类城市之首。在这一时期,一些已成名的大师级人物纷纷登上学术人生的巅峰。文化大师钱钟书正是在改革开放后才发表了凝聚一生心血的宏篇巨著《管锥编》;孙冶方也是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发表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经济学著作;薛暮桥则是在对无锡乃至苏南乡镇企业的调查研究中,在理论上完成了计划经济——市场调节——市场经济的彻底转变。在科技界则有巨匠周培源、当代毕昇王选、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两弹一星功臣姚桐斌等人出现。与此同时,在经济、政治、文化各个领域也涌现出更多的年轻人才,企业家队伍、党政干部队伍、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在日益国际化的环境中正朝着更高层次发展。无锡正在从高端人才的“输出”摇篮变成高端人才培育、集聚并能大展身手的前沿阵地。

 

四

 

自古至今的无锡杰出人物,尽管时代不同,领域各异,情趣不一,但他们都出自无锡这块钟灵毓秀的“大藩地”,都是喝“太湖水”长大的。他们各以自己非凡的业绩和高尚的人格,见证了无锡悠久的文明史,也展示了中华民族博大文化的渊源和内涵,以至历史感受到了他们的力量。他们不愧是民族的脊梁、创业的先锋、时代的精英。他们身体力行的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至今仍是我们需要弘扬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产。

无锡人杰有着难能可贵的尚德精神。“尚德”,就是崇尚理想道德。“尚德”之“德”出典在吴地始祖泰伯的礼让天下。泰伯的这种礼义之举,被孔子称之为“至德”,即最高最好的品德,以谦和与进取相统一的泰伯精神,三千年来从未中断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无锡人杰,形成无锡人杰鲜明的精神特征。作为吴文化的核心内容,“尚德”是立身做人之本。古代东林党胸怀天下,敢于针砭时弊;近代荣氏家族实业报国,兴办公益事业;当代华西村艰苦创业,坚持共同致富等等,都反映了无锡人杰自古至今、一脉相承的“尚德”精神。

无锡人杰有着“经世致用”的崇实精神。古代的吴地开发,近代的民族工商业发祥和现代的乡镇企业兴起都凝聚了无锡人的崇实精神,它突出表现为讲实际、办实事、重实效。这种科学的崇实精神,在新世纪建设和谐社会、率先实现现代化的进程中,尤其要大大发扬。

无锡人杰有着敢于拓荒的奋进精神。无锡名人中获进士、当状元的人数也许不如其他地方多,但在某一领域某一学科敢于拓殖处女地的奠基人物却层出不穷。顾恺之被誉为中国画祖,徐霞客被称为旷世游圣,徐寿、华蘅芳被尊为中国近代科学先驱,刘半农是新文化运动的猛士,徐悲鸿是现代美术宗师,时大彬是紫砂壶艺的奠基人,孙冶方、薛暮桥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先行探索者……在知识经济时代,这种可贵的开拓奋进精神更需要我们百倍、千倍地去激扬。

无锡人杰有着百折不挠的铸业精神。“艰难困苦,玉成于汝”。多难兴邦,多难炼才。看一看无锡人杰的成长过程,大多出身寒微,历经人生的重重磨难。面对人生磨难,甚至是超出常人想像的社会劫难,一般人往往会知难而退,但人杰们却以不屈不挠的求索,以宁可玉碎的气节,与劫难相搏,与目标共存,让生命大放异彩。吴侬软语形其外,铮铮铁骨闳于中,使无锡人杰在铸造辉煌业绩中更有韧性,也更有持久的冲击力。无锡从一个历史上的小县城迈向如今的现代工商名城,其间赢得了吴文化、民族工商业、乡镇企业发祥地以及“布码头”、“四大米市”、“华夏第一县”、“神州第一郊”、“天下第一村”等令人骄傲的称谓,这一铸业历程,不正凝结着无锡人杰不甘落后、持续进取、敢于超越、勇争一流的骨气、士气和志气吗?继续发扬这种铸业精神,也是精神活力永远迸发的保证。

传记是历史思维的一种重要形式,它借助对个别历史人物的研究,发见社会和文化演进的真理。为无锡人杰立传,弘扬无锡人杰的尚德、崇实、拓荒、铸业精神,不仅是为了尊重历史、尊重传统,而且是为了更好地宣传无锡、激励市民、教育后代、推进创业,促使人们以一系列成功的应战回答挑战,社会的成长与进步乃由此而来。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步伐的加快,以人力资本信息化为特征的知识经济初显端倪,人力资本和科技创新成为推动产业升级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人才资源已成为城市竞争的第一资源。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要求实施“科教兴市、人才强市”的主战略,更强烈地呼唤造就更多的杰出人才,在“人才辈出”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人才荟萃”、从高端人才的“输出”摇篮变成高端人才的成长基地。

无锡人杰成才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要完成这一重大的历史性转型,就要做大舞台、提升层次、加浓氛围,促进“人杰”与“地灵”在今后更高发展阶段上的和谐互动。开创性的高端人才需要有更大的活动舞台、更好的“地灵”环境。现在无锡的开放度、外向度正在进一步提高,无锡日益紧密地融入长三角城市群,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这就为无锡的人才提供了更为宽广的用武之地。在这一过程中,高层次人才工程的建设将带动全市整体人才队伍的建设。而瞄准国家战略和国际科技前沿,为各类国际化、复合型人才的成长提供政策支持与服务支持,就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鼓励冒尖、激励创新、宽容失败,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应成为一代新风。创业、创新、创优、创造则成为长盛不衰的机制,如同巨臂般托起更多的英才,在高起点上敢与一流为伍,勇与强者争雄。可以预见,经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在今后更高的发展阶段上,无锡的人才队伍建设将开创一个新的局面,全市日益壮大迅速提升的人才队伍在现代化建设中发挥的作用也将达到一个新的水平。

人类生活在时间的深度上,先行者用生命之光烛亮了前方的道路,历史永远有未来,必将作辉煌的延续。愿《无锡人杰》的出版,能为“科教兴市、人才强市”主战略的顺利实施起到借鉴历史经验、传承人文精神与激励创新人才的多重作用!愿无锡这块钟灵毓秀的沃土,孕育出更多开创性、奠基性的高端人才!愿子孙后代续写《无锡人杰》之时,它的名录上出现众多新的无愧于先贤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