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为山:千锤百炼,雕琢艺术之魂

吴为山是一位艺术家,从他那不羁的长发和充满锐气的眼眸中可以读出他的艺术气质。

 

吴为山是一位学者,他在著作《雕琢者说》的后记中写道:

 

“石头碰撞时的火花最惹人注目,它耀眼得让人视而不见石头之质地、大小。

 

人的思想最为精炼的也是火花。

 

火花的特点是瞬间的闪烁性与光亮的强烈性。无数个瞬间的连接便成了永恒,无数个亮点的组合便成了辉煌一片!”

 

/ 丁柳

 

关键词:攀格林奖,《睡童》 

 

见到吴为山,他与夫人吴小平刚从英国回来,此次英国皇家肖像雕塑家协会共颁出5项大奖,他的作品《睡童》是其中之一,获得了攀格林奖,并与作品《齐白石》一起收入了该协会成立50周年纪念册。这是亚洲艺术家第一次获得这一国际大奖。同时,他还被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和英国肖像雕塑家协会吸纳为会员,他也是第一位亚洲的会员。

 

《睡童》是一件大约只有拳头那么大的雕塑作品,是从世界三百多件作品中选出的三十件参展作品中体积最小的,但它却与法国雕塑大师达鲁的作品放在展厅最显要的位置。

 

这件作品是吴为山五年前所创作,那年夏天,吴为山去拜访一位老朋友,朋友要他帮正在熟睡中小孙子做脚模,吴为山一看到这个四个月大的婴儿就心动了,孩子刚哭过,鼻子有点塞,张着小嘴在呼吸,睡态正酣,吴为山觉得可爱极了,于是花了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做了这个泥塑。这件作品得到了国内外同行们的高度的评价,跟随吴为山去了美国、台湾、荷兰、香港、韩国、法国。

 

今年,英国皇家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来中国访问时看到了吴为山的《睡童》,惊喜之下推荐给了这次展览会。这件作品表现了人类共通的普遍的情感,不需要任何文字的解释,让所有人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回想起人类的童年。

 

吴为山谈及此次得奖的体会,他说:“这可能产生于长期对中国文化研究,但我并不固步自封,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吸收了西方文化,所以我的作品是西方人能够理解的,同时,他们又能感受到一种与他们迥然有异的文化体系。

 

关键词:写意,中西方文化

 

吴为山在《雕塑的诗性》中阐释:雕的过程,就是删繁就简的过程,减得只留下筋骨、灵魂。塑的过程就是添加的过程,加上原本属于作品的那部分。

 

吴为山出生于一个文化世家,历代书香,祖父辈上出了文化大师,父亲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父亲一生处于各种运动当中,没有什么成就,但他的理想报负和敬业精神对吴为山人格有着极大的影响和指引。

 

从小,吴为山从家中的藏书中了解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并情有独钟,1990年,他开始系列地研究中国文化名人,然后创作他们的雕像,从而进一步研究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成为其艺术一个很重要的铺垫和背景。

 

创作中,吴为山的追求一种“大写意”的笔法,通过研究中国文化,吸纳了中国文化的精髓之一“写意文化”:得意忘形,得意忘相。他把写意与传神艺术结合起来加以研究,并上升到中国哲学,老庄思想,天人合一,崇尚道法自然。在对中国的诗,水墨等等研究中,吴为山形成并发展了他自己的艺术风格,他的雕塑作品中蕴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这是一种润物细无声,深入骨髓的影响。

 

在西方各国交流学习后,吴为山更清楚地看到中国文化的特点。他认为中国文化绝不是瓜皮帽,长袍马甲,他希望能吸收西方优秀文化,充实和发展中国文化,使中国的优秀文化得到传承。这在他的雕塑作品中体现出来,

 

关于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吴为山的理解被他用两句话概括出来:“一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二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中国的艺术家到了西方后,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中国文化的价值。吴为山认为,中国需要自己的民族文化优秀的东西,要有自己的特色,并作为整体的中国的艺术形象,在世界上有所给予。

 

而西方的科学可以引进,但艺术是不能全盘接受的,因为艺术是血缘中的东西,西方的文化艺术与我们的血缘和内心的精神世界是有差异的。

 

关键词:艺术家,学者

 

吴为山是一个有着双重身份的人,身为南京大学雕塑艺术研究所的所长,吴为山的工作的确很忙,不仅自己要搞创作,还担任南京大学雕塑研究所的所长,要带研究生,哪一项工作我都不能马虎。荒废了雕塑创作,他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管理不好雕塑研究所,又觉得对不起学校;如果疏忽了教学,那就更不应该了,这不仅耽误了学生们的前途,对自己和学校的声誉都会有影响。

 

作为一名学者型的艺术家,吴为山更能准备地把握艺术。他在对人类的文化艺术史了解、研究后,使创作时的感觉更加人文化。但他深知,理论并不能指导行动,如果把前人理论套住艺术创作的实践,就会束缚创作。

 

作为大学教授,吴为山认为,老师教给学生是是普遍规律,尤其是艺术学科,不可能教给他们很多东西,不可能手把手是教他们如何去做,如何去想,只得靠自己领悟。

 

关键词:荷兰女王,塑像

 

在吴为山创作的雕塑作品中,有一位雍容华贵的外裔女子,她是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那时吴为山在荷兰北部敦堡斯的“欧洲陶艺雕塑艺术中心”参加“中荷红蓝白艺术项目”的研究创作。他是中国派出的两名艺术家之一,将在荷兰工作3个月。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遇,吴为山到达荷兰后,无暇欣赏异国的风光,便一心投入到工作中。

 

这天一早,他收到一封信,信封的落款上写着“林德尔斯”。林德尔斯是他所从事这项工作的主办单位——艺术基金会的主席,也是荷中友协的主席,拆开信封,只见上面写着:“看到你各具个性的中国文化名人塑像,特邀请您为我国女王塑一尊像,可否为青铜像?希望能成为现实。”事由,吴为山刚到荷兰不久,林德尔斯等荷兰艺术界及政界要员曾参加了吴为山作品的幻灯观摹会,那尊佳作打动了他们。

 

要为一个国家的元首塑像可不是一件小事,何况吴为山早就听说过这位女王本人就是造诣颇深的雕塑家。正因为如此,在此之前好几位艺术家为女王塑的像,女王始终不满意,其中有一尊像,女王看了后打趣道:“那大概是我妹妹吧!”

 

吴为山几番思忖,即怕自己承担不了如此重负,却又想尝试一下这极具挑战的事情,最后,吴为山回信给林德尔斯,答应了这件事。

 

林德尔斯非常高兴,问:“如何操作?”吴为山根据习惯,便说:“有照片就行。”林德尔斯对他的回答十分感激,答应不仅提供女王的照片,还可以随时去女王资料中心参观。

 

在此之前,吴为山创作的名人塑像都是中国人,现在要给一个外国女王塑像,难度还真不小。人种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底蕴不同,吴为山琢磨了很久,也难以下手。他每天观察大量照片中,并从电视荧屏上揣摩女王独特的风采。他看到了女王特有的庄重发式,看到了女王习惯于稍稍仰视的姿态……他得知,女王聪明、善良、体察民情,深受国民爱戴。终于,他读懂了那常留在女王脸上的微笑,那是一种充满自信和满足的微笑,不就是“郁金香之国”的神韵所在么!

 

经过半个多月的辛勤芝作,塑像终于成型了。在女王铜像的交接仪式上,女王首席代表侯本先生致辞说:“令人惊叹的、艺术高超的女王塑像是大师级水平的艺术精品,它证明了中国高水平艺术的存在,他告诉大家,女王塑像将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存放,永久地向全国人民开放,让全国人民每天都能看到女王铜像,并记住中国艺术家的业绩。”

 

 

关键词:阅江楼,浮雕

 

南京城西北有一座狮子山,气势雄伟,长江为虹,蟠绕于下。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1360年在此大败陈友谅,为建立大明王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朱元璋登基建国后,下诏在山顶建造一座“阅江楼”,以“开千万世这伟观”,并亲自撰写了一篇《阅江楼记》。然而,由于历史原因,“阅江楼”一直未能建成,所谓“有记无楼”,成为历史上一大憾事。直至今日,南京市政府决定开发狮子山公园,并完成“阅江楼”的建设,朱元璋的这一愿望,延续了六百年,终于得以了却。

 

“阅江楼”已建成,磅礴之势直入云天,楼前有一平台,作为登楼之过渡,平台前正中最醒目的墙面上镶有一幅青铜浮雕《狮岭阅江》,便是吴为山的作品,可谓点睛之笔。

 

这幅八米长,两米高的浮雕用长卷俯视式的手法表现了朱元璋带领文臣武将一班人等登山阅江之胜景。吴为山接到创作任务后,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好的作品必须是理性和感性的完美结合。毫无疑问,这件作品最需要体现的是金陵帝王之洲的王气,在那段时间里,以朱元璋为首的一代文臣武将形象成天在他脑海里游荡,渐渐地,创作方案吴现出来,吴为山让一群大臣在朱元璋带领下浩浩荡荡排列,在狮子山顶,城墙之上,面对滔滔扬波的长江,人群如万斛之舟行于巨浪之上,朱元璋便是这巨舟上的“舵手”。

 

“哀人生之须臾,慕长江之无穷,”一幅浮雕带来人们对历史对时间的怀念和思考。

 

这是一部惊人的作品,吴为山在三天时间,表现了十九个重要人物,其艺术性并未因为时间的短暂而减弱,反而因为短暂,极其澎湃的心神使这个作品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气呵成。

 

提到吴为山的创作习惯,他就回答了一个字:“快!”他说:“中国有句话是‘胸有成竹’,所以我把推敲放在动手之前,我认为火花总是在瞬间产生,时间太长会把灵气磨掉,只有瞬间的爆发是最强列的。”

 

当然这种快的创作是需要长时间的积极和磨练的,没有一定的功力怎么也不能达到这种境界。

 

关键词:孤独,婚姻

 

真正的艺术家一定是孤独的,只有孤独才能创出独特风格的艺术作品。但孤独的形式不一样,有的人会选择做隐士,这是一种孤独;有人在喧闹的环境下也能保持一种孤独。吴为山我也许更追求的是一种内心的而不是外在的形式上的孤独。 他会经常给自己一个空间,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思考一些什么,或者就让脑子里一片空白,也许觉得艺术家是需要这种空白的时候的。

 

吴为山说:“结婚后十几年,国内国外走的地方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也见多了,但不可能说每一种风潮都去亲身体会一下。”国外的艺术家,很多人选择单身,他们会有很多的女朋友,情感上有异有同,能激发他们的创作灵感,而且这样又不会陷于家庭的责任中。吴为山的一位美国同行,是一位雕塑大师,他有一个美国的妻子,在家里,他是一个绝对负责任的好丈夫,好父亲。而到了欧洲他的工作室,他会交往好几个女朋友。他能把这两种关系分得很清楚。“我觉得不能用好坏来评价哪种生活方式,我既然选择了现在这种家庭生活,我就会坚持下去。”吴为山一直坚持着自己的选择。

 

对于婚姻,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吴为山觉得夫妻之间光有责任是不够的,这样并不能保证家庭的和睦和幸福,就算能白头偕老也会心有不甘。所以,在婚姻生活中,要营造和培养除了责任之外的感情。

 

吴为山笑着说,和妻子相识在大学校园里,她是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女孩子,这应该就是一见钟情吧,但第一次相遇,还是青涩年华的吴为山没能鼓起勇气走过去。擦肩而过后,他又后悔不已。之后,他心里就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她。

 

可能是他的诚意感动了上天,几天后,他们竟然相遇在图书馆里。再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吴为山想着走上前去。

 

图书馆里很安静,立刻就有好几个同学抬起头向这边看过来,她很窘,愣在那里,脸涨得通红,特别可爱。她见吴为山一付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又实在难以承受众目睽睽的眼光,只得答应和他走了出来。

 

吴为山觉得他们相处的最大的乐趣是两人对一件艺术作品或一位艺术大师的那种共同的喜爱,或对一种艺术风格的认同。比如说他们都喜欢拉菲尔的素描,都钟爱意大利雕塑家芒诸的作品。

 

当我们发现我们的喜好一样时,是一种惊喜,一种喜悦,是心灵的碰撞。”

 

关键词:女儿,《春风》

女儿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作品

 

女儿叫吴霜,因为吴为山的妻子也姓吴,取“双”字的谐音。以前吴为山一直以为孩子的成长有老师的培养,生活中有母亲的照料,父亲主更重要的是自己作为出一番事业,对子女在人格上的影响,现在想想不然,自己也应该关心女儿的点点滴滴。现在看着别人家的父女俩亲热的样子他就很羡慕。

 

记得有一年夏天吴为山生病在家休养,人在生病的时候最渴望亲情。那天,女儿从幼儿园回来,小裙子飘起来,小脚丫翘起来,可爱之极,他挣扎着起来给女儿塑了一个小像,名曰,《春风》,后来这部作品受到国内外一致的好评,因为这代表了人类一种最真实最普遍的情感,这种情感是无须用语言表述的,是人类共通的。

 

吴为山平时工作比较忙,与家人交流的时候非常少,但他想感情并不完全以相处时间的长短来衡量,于是,他会充分利用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他每年会带妻子和女儿去全国各地旅游,刚开始只是为女儿着想,希望她视野开阔,有机会见识不同的风土人情,后来发现在旅途中特别能培养感情。

 

那次全家去新疆,在南山草园,蓝天,白云,绿草,身着红衣的女儿骑着一匹白马,女儿很开心,在马背上唱起了《青藏高原》,我站在很远处,感觉天籁之音悠悠传来,当时的风景、歌声以及女儿的笑脸永远定格在吴为山的心里。

 

作为一名父亲,吴为山当时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他感受到在女儿身体里流淌着自己的血液,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能在自然中以歌声抒发她的感情,而且是那么地和谐地美妙。女儿身上的艺术气质和悟性使他仿佛看到了艺术生命的延续。

 

现在,女儿对绘画很有兴趣,吴为山很高兴,一直在鼓励她,他想,我终于可以给女儿一些帮助了,女儿会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她还小,就像雕塑,她还只是一块泥巴,有很强的可塑性。吴为山一直认为,女儿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雕塑作品,也是他花费最多心血的一件作品。这件作品的成功,才使他的人生圆满而精彩。

 

关键词:海外、艺术家

 

吴为山的足迹走过了很多国家,在他接触的以艺术家为代表的男性中,他觉西方人其实对家庭的责任感很强。

 

以东西方艺术家的性格差异来说,美国人是充满自信和活力的,他们总是觉得全世界属于他们。而韩国、日本包括中国等东方人,相对而言视野和胸怀比较窄,喜欢一些小情调。

 

在各国以艺术家为代表的男性中,吴为山对荷兰艺术家印象最有好感,他们的事业心很强,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都很重。

 

采访结束了,问到吴为山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他近期的打算,他说:“希望能尽快在南京大学这样一个百年老校,建立强有力的艺术学科,成立一个艺术系,这也是我多年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