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为山:用雕塑凝固一段不可忘却的记忆

 

    刚刚过去的这个清明节,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祭扫的市民络绎不绝。3天里,祭奠人数突破10万人次。馆前广场,一位悲怆“母亲”的雕塑前,摆满了一束束鲜花,寄托着人们的哀思。这座高达11.5米的主题雕塑《家破人亡》,是中国雕塑院院长、南京大学教授吴为山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精心创作的系列作品之一。

  纪念馆2007年扩建时,吴为山分别以“家破人亡”、“逃难”、“冤魂呐喊”、“胜利之墙”为主题创作了四组大型雕像,丰富而又强烈地揭示了受害者的痛苦、挣扎、不屈、奋起,让所有人为之震撼。昨天,吴为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组群雕融他的个人情感、民族情感和人类普遍情感于一体,再现了中华民族历史上一段不可忘却的记忆。他曾在题记中写道:“我以无以言状的悲怆追忆那血腥的风雨,我以颤抖的双手抚摩那三十万亡灵的冤魂,我以赤子之心刻下这苦难民族的伤痛,我祈求,我期望,古老民族的觉醒!精神的崛起!

 

  如今,这个被雕塑界称为“时代的标示性作品”屹立在馆前广场,给人们以警示与启发。而当初,关于这组群雕如何创作,曾争议不断。有不少意见认为应以尸横遍野、血染成河表现屠杀的惨烈。但吴为山则持不同意见。他认为,纪念馆地处喧闹街区,世俗生活情感与惨痛历史悲剧之间需要过渡。叙事性、史诗般群雕组合就能产生这样的情感交响。它超越一般意义上的灾难描述,以普遍人性为切入点,从灵魂深处作深刻表现。

 

  在他看来,只有立足于人类、历史的高度来正视、反思这段历史,才能升华作品的境界,超越一般意义上的纪念。因此,凝固平民悲怆的形象,表现祖国母亲蒙难,呼唤民族精神崛起,祈望和平成为整个作品的表现核心。

 

  对参观者而言,纪念馆内有太多的历史值得铭记。但《家破人亡》的“母亲”,却几乎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作品中所塑造的母亲,悲痛之极,无力地手托着蒙难的儿子麻木地向着苍天呼号。整体雕塑似大写的“人”,嶙峋而沧桑的身躯在视觉和心灵上都给人强烈的震撼。

 

  创作之初,吴为山曾访问过一些大屠杀幸存者。看着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至今噩梦未醒,他难以平静。这段经历,直接促成了《逃难》群雕的创作。“我将1021个人物置于水中,与行人及建筑若即若离,营造时空的对话。”他说,“试想,纪念馆的大门就是中华门,如果每个进馆内的人,相遇了这批由城内而逃出的亡灵,将是一种怎样的心灵震撼。”

 

  和前两组雕塑的具象呈现相比,《冤魂呐喊》则显得比较抽象。左侧三角形直指苍穹,塑造了一呐喊的冤魂。右侧表现的是平民生灵被屠戮的场面。它拔地而起,斜插云霄,寓意将人间的苦难诉渚于上苍。雕塑以劈开的山形寓意破碎的祖国河山,其豁口便自然成了纪念馆的门道。这道压抑狭窄的“逃难之门”为参观者与“逃难者”塑造了同一情感通道。

 

  吴为山说,这三组雕塑,为纪念馆拉开了历史悲剧的序幕。让参观者在进馆前已受到净化。进馆后,他们每见一根白骨、一件血衣都会产生无限的悲情和联想。走出纪念馆,便是和平公园。一片绿洲中,长140米、高8米的“胜利之墙”给人以焕然天地之感。他说,“胜利之墙”的主题与和平公园的主题相辅相成,为一部悲烈、沉郁的史诗结尾处,找到了舒展而光明的警句。

 

  整个组雕,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一个日本侵略者的形象。对于这样的设计,吴为山诠释说,我们是以和平祈望而塑魂的,是为纪念我同胞而塑魂的。潜台词是: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董 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