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延东探望国学大师饶宗颐 送上吴为山雕塑作品

十二月六日上午,访港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到饶宗颐学术馆探望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 中新社发 洪少葵 摄

十二月六日上午,访港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到饶宗颐学术馆探望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饶宗颐向刘延东赠送荷花国画。 中新社发 洪少葵 摄

1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在香港探望香港著名学者饶宗颐教授。特别为饶宗颐准备了礼物——著名雕塑家吴为山教授的雕塑作品老子像。新华社记者 吕小炜摄

 

 

十二月六日上午,访港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到饶宗颐学术馆探望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甫一见面,刘延东便握住饶宗颐的手笑着说:见到您很高兴,我们国家的两位国学大师我都见到了。

 

    今天中午,平日清幽的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内,变得格外热闹。正在此间进行访港之行的中国国务委员刘延东,专程来这里探望已经九十二岁高龄的国学大师饶宗颐。虽然一位是政府高官,一位是一代通儒,但会面气氛活泼而亲切,好似老朋友相见。

 

  “季老读的文字我不懂”

 

  在国学界,向有“北季(季羡林)南饶(饶宗颐)”之说。刚刚视察完香港大学医学院,刘延东便马不停蹄赶到了饶宗颐学术馆,探望这位早已等候在此的国学泰斗。

 

  甫一见面,刘延东便握住饶宗颐的手笑着说:见到您很高兴,我们国家的两位国学大师我都见到了。

 

  一身黑色呢子装的饶宗颐则谦虚表示“不敢当”。他露出老顽童般的笑容说,对于季老,我是“望尘莫及”,因为季老读的文字我不懂。一席话引得满堂笑声。

 

  刘延东与季羡林素有渊源。提起这位国学大师,刘延东说,季老是我的学长,我们都在清华(大学)求学,他管叫我“小师妹”。

 

  季羡林和饶宗颐亦是故交。季羡林曾说过,近年来,国内出现各式各样的大师,而我季羡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季羡林今年夏天仙逝,饶宗颐还特意为其写下挽诗。

 

  尽管已是九十二岁高龄,但饶宗颐现今仍耳聪目明,身体康健。他自言,“我的身体比季老好一些”。刘延东对此亦表赞同,并笑着赞道,“您一点也不像九十岁的老人,反倒像七十岁的人。”一席话,更将全场气氛引向高潮。

 

  “您是大熊猫一样的国宝”

 

  尽管身处香江一隅,但饶宗颐却成为学贯中西、著作等身的国学大师。饶宗颐学术馆内,各类古籍善本和现代典籍可谓汗牛充栋,里面不少是饶宗颐的著作。

 

  在氤氲书香中,刘延东真诚说道,饶老您很了不起,您的作品让世界了解中国。她续说,目前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不断提高,但中国不能只做一个现代化的经济大国,也要做文化大国。“饶老您用艺术,把我们中华文化,把我们的追求和理想让世界各国人民理解,我代表中央政府感谢您做了这么大的贡献。”

 

  文、艺、学兼备,饶宗颐堪称“一身而兼三绝”。刘延东笑赞道,“饶老您多才多艺,著作等身,书法、艺术(涉猎)非常全面,真是国宝,是像大熊猫一样的国宝”。说道此处,刘延东紧握着饶宗颐的手说,“所以您一定要健康长寿。”

 

  “现在我可以与老子对话了”

 

  在气氛热烈的交谈间隙,宾主双方还互赠了礼物。饶宗颐送给刘延东的礼物是其亲手绘制的荷花图。这个礼物令刘延东欣喜非常,她连声赞道,“这幅画对我来说是最最珍贵的礼物”。

 

  刘延东对荷花尤其偏爱,在初抵饶宗颐艺术馆时,她便对馆内悬挂的一副荷花水墨画投以特别的注意。

 

  刘延东仔细端详着这幅荷花画作缓缓说道,我最喜欢荷花,因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做人做事都要像荷花这样,特别是做政府的工作,尤其应该如此,要为人民、为百姓多做事情。

 

  刘延东今天亦特别为饶宗颐准备了礼物——著名雕塑家吴为山的作品“老子像”。

 

  对于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便对老子学说有研究的饶宗颐来说,这个礼物显然很合他的胃口。

 

  刘延东说,中国主张“和而不同”,中国的发展不会对别的国家造成威胁,中国从来都是希望大家都好。而这一点恰恰符合老子主张的“和谐”思想。

 

  收到吴为山的作品于饶宗颐来说已非第一次。上月中,饶宗颐曾将吴为山为其所做的雕像惠赠予香港中文大学,而中大则将但丁的雕像与饶宗颐的雕像放在一起。对此,饶宗颐笑言:“我可以与但丁对话了。”

 

  而今天接到吴为山所雕刻的老子像,饶宗颐更显开心无比,他再次露出孩童般的笑容说,“现在我可以与老子对话了”。

 

  临别时,刘延东久久握着饶宗颐的手说,下次再来看您,再向您请教,饶宗颐则双手抱拳致意。目送刘延东一行远去后,饶宗颐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再度回到自己的画作前,踱步良久,仔细回味起这次轻松愉快而又没有距离的别样会面。()

 

 

 

●人物档案

  饶宗颐1917年生于广东潮安。字固庵,号选堂,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是集学术、艺术于一身的大学者。通晓英语、法语、日语、德语、印度语、伊拉克语多国语言文字,还精通梵文、巴比伦古楔形文字等“天书”。

  季羡林称,饶宗颐先生在中国文、史、哲和艺术界,以至在世界汉学界,都是一个极高的标尺。学界誉为“亚洲文明的骄傲”。

 

                                         转载于2009-12-06 19:10:42作者:于晶波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