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2019年4月23日,“丹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将展至6月23日。本次展览是吴为山近三十年来以中华历史杰出人物为主要创作题材,倡导和践行写意雕塑理论的一次较为全面的展示。吴为山近三十年来创作了五百余件雕塑,立于中国及世界多个国家,为当代中国雕塑艺术根植传统、吸收外来、锐意创新开辟了新境。

 

  本次展览共展出雕塑作品179件套。内容有以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为代表的伟大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以焦裕禄、雷锋、孔繁森、南仁东等为代表的英雄劳模、时代楷模;以炎帝、黄帝、孔子及诸子百家直至现当代中华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以达·芬奇、马可波罗、顾拜旦等为代表的世界名人;《睡童》《春风》为代表的生活系列;南京大屠杀组雕;一尊尊历史丰碑,一件件艺术杰作分布于中央1号厅和西大厅南端。

 

  吴为山1962年出生于江苏的一个文化世家,文脉昌盛,在父亲的熏陶下,自幼刻苦诵诗、写字、画画。此后,吴为山陆续在无锡、南京等地读书求艺,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留校任教。继而访学与北京大学、欧洲陶艺工作中心,美国华盛顿大学艺术学院。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吴为山有感于社会转型,价值取向多元,立志塑中华古今贤人像以立时代丰碑昭示来者,引领精神。吴为山勤于思,敏于行。怀着文化自信与自觉,首创中国现代写意雕塑之风,提出“写意雕塑”理论和“中国雕塑八大风格论”,对当代雕塑创作和理论创新贡献出中国智慧。他的雕塑作品,以其“诗风浩荡”的写意精神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与共鸣。他的个人作品展巡展于意大利国家博物馆、联合国总部、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并受邀与法兰西学院主席阿巴吉在法国举办“心灵对话”的双人联展。其作品被世界许多著名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并有不少作品成为德国、法国、巴西等国家城市的标志性雕塑。韩国设有吴为山雕塑公园,其代表作《马克思》永立德国特里尔市,大型雕塑《百年丰碑》永立法国蒙达尔纪市。俄罗斯艺术科学院主席采列捷利认为:“吴为山作品独特的艺术感染力反映了欧洲学院派传统和伟大中国文化的必然的完美融合。”南京博物院、太原美术馆设有“吴为山雕塑馆”;他创作的《雷锋》作品被编入人教版小学课本收录;不少作品被编入中小学美术教材;《南京大屠杀组雕》被编入韩国教科书。在理论研究上,他出版著作及画册三十余种,发表近200万字理论成果,著作被翻译成英、法、西、葡、韩等多国文字在国际上发行,为理论创新和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传播做出重大贡献。吴为山始终坚持文化自信,以弘扬和表现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及当代艺术创造为己任,通过经典作品向世界传递中国精神。

 

  吴为山认为,塑造文化名人塑像的重点在于“塑什么人”,他们必然是对中国五千年文明发展做出杰出贡献,并被历史和人民铭记的人。吴为山曾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十多次塑造孔子、老子、杜甫、齐白石等人物,他在创作过程中更为深刻地理解深蕴与历史人物形象中的文化精神,在形和神之中找到契合。如杜甫草堂系列作品,从游学壮歌、长安沉吟、流寓秦州,到夔门抒怀、草堂岁月、洞庭余响,诗意地塑造了杜甫现实与理想、深郁与豪放相互交错的一生。“这些雕塑不仅给我自己以独特的艺术视觉回味,更能在驻足凝视时凝神、凝思。”吴为山说。

 

  吴为山的成就得到国内外的广泛高度评价。杨振宁先生:“吴为山在中国三千年漫长而复杂的历史中探索着‘中国’二字的真义,其在神似与形似之间找到一种精妙的平衡,吴为山必将成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雕塑家之一。”2007年,韩国仁济大学学位委员会宣布:“鉴于吴为山教授作为一位艺术家,通过艺术和哲学对推动人类文化的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授予吴为山名誉哲学博士学位。”2010年香港中文大学授予吴为山荣誉院士,并赞其“走在艺术发展的前沿,为雕塑开拓新视野,界定新意义”。2016年,吴为山获颁俄罗斯艺术科学院最高金质奖章、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荣誉院士,以表彰他卓越的艺术成就和贡献。2019年吴为山当选为意大利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并获颁米开朗基罗勋章,其作品与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躯干》相伴陈列,永立佛罗伦萨。筑造起这些荣誉的矗立着是数百尊杰出的人物雕像以及行走在世界的吴为山厚重的文化印痕。他以“对话”形式创作了《问道》《超越时空的对话——达·芬奇与齐白石》《灵魂之门——塔拉斯·舍甫琴科与杜甫对话》等作品,这些作品犹如一座座现实的桥梁,建立起中西人文交流、心与心沟通的纽带。除此之外,吴为山创作了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传教士利玛窦,西班牙和法国青年,夏威夷大学教授等人物塑像。他们在不同时期、领域、场合与中国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推动建构不同民族命运共同体。

 

  创作于2007年被吴良镛先生撰文称赞是“雕塑的史诗”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主题雕塑》,包括《求生》《挣扎》《孤儿》《祖孙》《母与子》《老母亲》《圣洁》《最后一滴奶》《小孙子》《抚魂》《家破人亡》等组雕。作者通过简约而动荡的造型表现出苦难同胞在恐惧悲号与死亡前的挣扎,展现了人类罕见的历史悲剧,组雕造型跌宕起伏,人物表现动人魂魄,震撼心灵。并在这组雕塑上刻下:“我以无以言状的悲怆追忆那血腥的风雨,我以颤抖的双手抚摩那30万亡灵的冤魂,我以赤子之心刻下这苦难民族的伤痛,我祈求,我期盼,古老民族的觉醒!精神的崛起!”

 

  吴为山的雕塑艺术朝向时代、朝向人民,以人民为中心,与时代同步伐。他的雕塑作品既是中国传统精神文脉的呼应,也是所处时代气象的呼唤。这些精神丰碑,记写着中华儿女家国情怀的壮丽史诗,展示出新时代中国艺术家的文化立场和文化自信。吴为山对当代中国雕塑的重要贡献,正是在这种恢弘的审美格局的基础上,立足时代精神的前沿,建构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当代雕塑语言体系;以鲜明的中国特色和中国气派,积极参与国际雕塑文化的交流,在当今世界为中国雕塑建立了鲜明的标志,向世界传递中国历久弥新的文化魅力,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中国特色的智慧和力量!